登入區塊
鉅亨看世界-米老鼠是誰的?

鉅亨網
2008 / 09 / 02 星期二 18:00


他是全球知名人物,比美國任何一個在世或往生的人,實際或虛構的人都還要出名。市場調查員指出,美國有 97%的人都認得他,連聖誕老公公都沒有他有名。

猜到了嗎?他就是獨一無二的米老鼠(Mickey Mouse)。
當米老鼠在今年秋天滿80歲後,這隻全世界最受歡迎的老鼠,已成為美國國寶。而他的股票及版權,都還為他的天才創造者- Walt Disney的子孫所擁有。品牌專家指出,米老鼠對今日Disney帝國的價值,高達30億美元。國會甚至駁回最高法院異議,延長米老鼠版權,使其成為智慧財產權的最佳象徵。

所有徵兆都顯示,Disney與米老鼠會這樣從此就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,直到有一位易怒的前職員,去翻閱塵封已久的公司文件……1920年的電影製作名單顯示,Disney當年的版權聲明有些地方不盡明確,專家表示,這可能會危害到Disney對米老鼠的版權。Disney的律師則說這項說法「不足為信」。

儘管Disney的高層仍然不為所動,像睡美人般沉睡著。但這項令人意想不到的發現,也引發了一個有趣的議論:會不會米老鼠其實是屬於全世界的,且可以自由的運用在各個人或物品上?

順道一提,任何仿冒的Disney商品,都必須表明它們並不是由Disney出產,不然就會違反商標法。這可能使舊版米老鼠逃離版權束縛。

《洛杉磯時報》報導,版權問題也體現在舊版米老鼠上,雖然長得些微不同,但也認得出來是米老鼠。原始版本的米老鼠出現在第一部有聲卡通「蒸氣船威利」(Steamboat Willie),及其他Disney經典中。舊版米老鼠有著較小的耳朵、較長的手臂、與較尖的鼻子。

米老鼠掙脫版權束縛這個想法,對Disney而言,就有如巫婆的毒蘋果一般不受人歡迎。但在學術界,卻廣受大家支持。

美國大學華盛頓法學院的著作權學者 Peter Jaszi表示:「『蒸氣船威利』是屬於大家的,這是必然的結果。」

米老鼠版權議題已被法律系學生及教授,在課堂上反覆推敲。維吉尼亞大學的法學期刊,在2003年刊載了一份23頁的報告,內文涉及著作權並沒有保護早期米老鼠版權的立場。喬治華盛頓大學的著作權專家 Roger Schechter表示,此報告的內容「具有說服力、事證確鑿」。但Disney的律師曾威脅此報告的作者,聲稱將以加州法律對其提出毀謗告訴,最後則不了了之。

沒人期望Disney會拱手交出米老鼠版權;而本來只在課堂爭辯的課題,情勢卻可能會升溫,成為法庭上的戰爭。

匹茲堡大學院長 Michael J.Madison表示,「法律會希望Disney放棄版權,但Disney也有足夠的彈藥來面對這一切,除非碰上的是一樣充滿銀彈的競爭對手,或是對此議題十分熱衷的人物。」

迪士尼故事的開端一向都是從「很久很久以前開始」,當一個曾是Disney擁護者喚醒了沉睡的巨龍-Disney的法律部門。51歲的Disney研究者 Gregory S Brown就是屠龍武士。他瘦而蒼白且戴著眼鏡,自從1998年心臟病發後就很少工作,靠著殘障補助度日。

在他還是個小孩的時候, Brown被一本書所吸引,內容是 Walt Disney與Roy Disney建立這對兄弟Disney王國的故事,這使他對Disney產生了莫大興趣。當Brown是個高中生時,為了要交期末報告而造訪了Disney的辦公室,而畢業後,他也因為這個機緣得到了文件管理員的工作,於1974年在 Daivd R.Smith底下工作,且有權限可以接觸內部文件。

Brown看到早期Disney內部的混亂感到十分的吃驚,比如說,Walt與 Roy對公司該以自治體、所有權或合資的方式進行,就猶豫不決了近一年。 Brown從Disney轉到UCLA發展,開始了一段沒什麼特別的製片生涯,爾後他更與朋友合作,開始了 Harvy製片廠的併購案。此製片廠最有名的是「鬼馬小精靈(Casper)」。

在併購前, Brown開始檢查 Harvy的資產,確保沒有法律或金融問題來橫生枝節,但 Brown依舊發現一個地方有缺陷。

1984年電影「魔鬼剋星(Ghost Buster)」上映後,Harvey對哥倫比亞電影提出告訴,因為「魔鬼剋星」海報上的鬼長得與鬼馬小精靈裡的 Fasto很像。哥倫比亞電影說服法官「版權早已過時,使 Fasto成為公共財產」,全案終結。此外, Brown還發現,Harvey旗下的其他角色,也因為沒將版權更新,成為公共資產。就連公司招牌Casper也成了公共財產。

Brown 現在對版權相關的法律及知識十分豐富,因此他開了一間公司,揭發渾沌不明的版權議題。他將矛頭指向1933年的米老鼠短片「瘋狂醫生」(The Mad Doctor),因為他發現Disney並未將其版權更新。Disney很快地提起訴訟,打得 Brown措手不及,儘管「瘋狂醫生」的版權很明顯地早已過時,但 Brown依舊輸了,更糟的是,他還被罰款50萬美元。

Brown 並未放棄,他回頭審視米老鼠的版權問題。版權上寫著米老鼠是由Disney公司於1928年所創,但 Brown這位前Disney文件管理員知道,那時公司尚未創立。他開始質疑:那麼版權是寫在誰的名字底下?

Brown 是少數幾個知道版權出錯機會很大的人。寫過多本板權書的 Schechter表示:「大家在20、30、40年代對版權議題都相當混亂,在1909年的法令底下,法庭程序相當不一致。」

Brown 翻過舊文件,找到一個破綻。「蒸氣船威利」的版權聲明上寫得相當不清楚,在版權一字與Walt Disney 之間,還寫著兩個名字:Cinephone與Disney's top studio artist, Ub Iwerks 。這使得這 3人都有權利聲稱他們擁有版權,但在1909年的版權法規定下,這意味著沒人擁有「蒸氣船威利」的版權。

對 Brown來說,這就像灰姑娘找到他的玻璃鞋一般。歡迎來到奇妙的版權法世界。

Brown 重新要求法庭處理米老鼠版權問題的判決,但一切都已太遲, Brown的論點不被法官認可,法官以時間不合為由將此案丟到一旁。事情還沒結束,有關米老鼠版權的爭論已經大肆展開。

Brown的 舊識Dennis Karjala,是亞利桑那州立大學的教授。他希望一位法學院學生接受挑戰,將米老鼠版權議題做為其課堂上的作業。Lauren Vanpelt將他的作業於1999年貼在網路上。在美國大陸的另一邊,喬治城大學的法學學生,也正在研讀 Vanpelt的作品。這位學生 Douglas Hedenkamp表示:「我剛看過整篇報告,覺得受到很多啟發。」

Hedenkamp 檢視美國國會圖書的版權註冊表格,又跑回去UCLA的文件堆裡觀看舊短片,他表示那份版權聲明,模糊不清的地方實在太多。

時至今日,已經不再需要版權聲明。但法庭審理過去的版權議題時,會用當時的法令做為依歸。因此,在米老鼠版權問題上,使用的是1909年的法律。Hedenkamp表示,那時法律規定,版權的字眼或符號旁,必須緊臨著版權所有人的名字。

深具權威性的法律論文 「Nimmer on Copyright」指出,法院也同意,若版權聲明上太多名字,造成版權的不確定性,該版權會被作廢。1961年,麻州聯邦法官,在卡通家Art Moger的卡通版權爭議中指出,Moger的名字出現在畫的上方,但另一個卡通家的名字也跑進了畫裡。法官表示:「 Moger的名字在畫裡,不代表那另一位作家擁有版權的可能性消失。」

於是 Hedenkamp基於他旺盛好奇心,寫了一封信給Disney的律師,信中問到,是他的研究還有遺漏的地方,還是米老鼠的版權真的有問題存在?Disney的律師對此感到不悅, Louis Meisinger在信中回到:「很難想像現代法庭,會對米老鼠的版權產生任何質疑。」他甚至還威脅 Hedenkamp,若 Hedenkamp想對這議題有任何更進一步的動作,他將不排除採取法律行動。

Meisinger 在信中說到:「我們十分尊重你的計畫,但請注意,在加州的法律底下,對版權的中傷是可以採取法律行動,並引致賠償或刑罰的後果。」雖說如此, Hedenkamp還是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,在維吉尼亞大學的運動與娛樂法律期刊上,發表了他的看法,但並未造成很大的迴響。

若Disney真的失去了米老鼠的版權,將會是這全球最大的家庭娛樂公司的一大挫敗。但這也不是這樣的事情第一次發生了。

Disney早期的創作,是「奧斯華幸運兔子 (Oswald the Lucky Rabbit)」。該卡通成功後,其發行商利用他在合約上的優勢,取得奧斯華兔子的控制權,還挖去多名Disney旗下員工,米老鼠則是Disney在絕望中反擊的產物。

「由於這慘痛經驗,Disney現在都會將他們的作品牢牢抓住,絕不肯放。」Disney前主席 Roy E. Disney如是說。而Disney對版權的小心維護,也造就了他們的霸業,無論是推廣能讓周邊玩具大賣的電影,或是吸引人進他們的主題樂園,都以秋風掃落葉之姿席捲業界。

雖然Disney把自己成功的故事,視作如灰姑娘般感人。但Disney在版權議題上總總具侵略性的作為,卻也不再像他出產的卡通一樣令人喜愛了。

Disney曾經威脅要告 3家佛羅里達州的托兒所,因為他們將Disney的人物畫到托兒所牆上。而今年,Disney真的告了一家小小的家庭企業,並求償 100萬美元,因為一對夫妻在孩子的派對上,穿了小熊維尼裡的跳跳虎(Tigger)及驢朋友屹耳(Eeyore)的衣服。

諷刺的是,Disney依然大張旗鼓地,在國際間聲稱一些早是公共資產的人物,如小鹿班比 (Bambi)、小飛俠彼得潘 (Peter Pan),都與米老鼠一樣,歸Disney所有。

事實上,許多Disney的知名經典人物,像是灰姑娘(Cinderella)、小木偶(Pinocchio)、小熊維尼(Winnie the Pooh)、白雪公主(Snow White),都是由別人所創,但Disney依然盡全力保護他們公司對這些人物的描繪。

在這些版權之爭中,Disney所提出來的辯護理由,與 Brown對Disney所提出的論點,都一樣令人感到不可思議。

拿小鹿班比的故事來說,是由奧地利人 Felix Salten 寫成,並於1923年在德國出版,然而並沒有任何版權聲明,因為在那時候的德國還不需要。 3年之後,Salten再次將此書出版,這次又附了一個版權聲明。

到1930年時,Salten的版權簽給了Disney,並促成了1942年有名班比電影的完成。當Salten的後代在1954年更新版權時,正確的將1926年列為班比拿到版權的第 1年。

後來一家小小的出版商取得了Salten家族的版權,當這家出版商與Disney為了版稅議題對簿公堂時,Disney的律師說,1954年的版權更新是無效的,因為它晚了 3年才被更新,起因為班比首次出版是在1923年時。而法官是站在Disney這邊的,所以班比就變成了公共資產。

雖然上訴後結果翻盤,但漫長的官司過程,已經使這家出版商不堪負荷,走向破產一途。

以前的Disney律師 Meisinger,現在已是加州法官,當他被問起有關 Hedenkamp文章的事,用一種瞭然於心但拒絕再啟爭端的表情說:「每樣東西,都會有成為公共資產的一天。」


本文由《鉅亨網》提供
感謝鉅亨網授權使用

回精華區索引 回精華區索引
[ 回到 鉅亨網 | 回精華區索引 | 列印模式]

     
華人精英論壇 PKM數位知識管理公司製作  |